红叶枫欣

无法实现梦想——不知道自己的梦想。究竟哪个更痛苦?

那一天,大和守安定极化了(中)一

十五夜的月光将本丸拢在沉静的夜色里,冰冷的光落在庭院里,铺上一层白色的霜,它也轻柔的飘落在灌木的罅隙,风吹过来,便柔和了斑驳的影子,草木不眠,皆在窃窃私语。月色温柔的拥住庭前的人,称出他好看的线条。
此时,这人正低头凝视着时间传送装置,微凉的手指轻轻抚摸着转盘,仿佛下一秒就要拨动时间指针消失在这里。
“安定?”
听见声音叫自己的名字似乎把那人吓了一跳,他惊的收起手,踉跄的往后退了一步。
此时的月光照出来他的脸,是大和守守安定。
他看向声音的来源——是加州清光。
月下的加州清光,敛去了白日里的张扬,映在月下的他似乎有些清冷,只穿着睡衣的清光比起披着羽织的大和守安定更加单薄,甚至有些透明。
“什么嘛,是清光啊,吓了我一跳,别突然出声啊。”
似乎松了一口气的感觉,安定的声音轻快起来,他有些不好意思的挠了挠脸颊。
“比起那个,你在时光机前鬼鬼祟祟的是在做什么啊。”
相比之下加州清光的声音带着鼻音,他眯起眼睛,强忍困意盯着大和守安定。
“啊哈哈”大和守安定笑得有些尴尬“我只是觉得,月亮真漂亮啊,就忍不住想要出来看看。”
“是吗?”加州清光走上前,插入大和守安定和时光机之间的缝隙,“但是这样的夜晚却因为起夜露的关系特别冷。看完看点回去。”
“说的也是,明天还有任务要做,现在必须休息了。”
大和守安定还是不甘心朝时光机看去,却被加州清光的身体挡住了,他转而去看加州清光的脸。
可惜,夜色过于朦胧,他看不清对方脸上的神情。
“这样的情景像,要是能和冲田君一起看到就好了。”
这句话来的猝不及防,大和守安定瞪大眼睛看着加州清光。
“我猜,你的心里一定是这么想的,嘛,虽然我也有这样的私心就是了。”
“……”
“安定,其实我和你一样崇敬那个人,喜欢他,想要回到他的身边——即使我这么想着,我也时刻明白我自己是谁,以及为什么在这里。”
“我知道,是为了帮助主上大人……”
“不,不对,你不知道。”
大和守安定听见了对方若有似无的叹息。
“安定,我们还是回去吧”加州清光率先转过身往回走去,大和守安定沉默着紧跟其后。
回到寝室,两人背对背侧躺,彼此听见对方的呼吸沉默着。
“……清光?你睡了吗?”
“……”
“我知道这次的极化名单里有我。”
“……”
果然纸包不住火啊,加州清光心里想着,却还是沉默不语。
大和守安定像是笃定他还没睡一般的说了下去。
“明天我就会向主人提出修行的请求。”
“……”
“早点睡,晚安。”
“……”
加州清光把脸埋进被子里,只希望这烦人的晚上快点过去。











感谢每一个看到这里的你
啊让我慢慢更,其实婶婶和清光都不认为现在的安定适合极化,不过安定下一张就要去极化了orz
清光的意图很明显了有没有。

那一天,大和守安定极化了(上)

时之政府总算同意审神者们的提议,允许打刀独自回到历史中修行。工作如火如荼的展开,第一批的名单很快落实到了审神者的手中。
只是,在这个本丸,知晓这件事的,只有担任近侍的加州清光,和审神者本人。
两人都没有声张,本丸一切平静。
“外出修行的话,会看见什么呢?”
大和守安定问这句话时,正是一如既往的午间休息时间,内番的几人围坐在矮桌边吃着点心。大部分的短刀都已经极化了。胁差的极化工作也在日程之上了。
加州清光顿了顿动作,不动声色的看向大和守安定,而后者则是一脸兴奋的后知后觉。
“呃……怎,怎么说呢,大家见到的都不一样呢”说话的是五虎退,他并不抬头看着安定,而是认真的顺着大老虎的毛发,看上去一副认真思考的样子。“我……我遇见了以前的主人,发生了很多事情……”
五虎退似乎有点沉浸在回忆里“我从景虎大人获得了强大,但是我不是景虎大人,也没办法成为他那么强大的人,这份强大的力量,是我自己的,也是主上大人赐予的。这么一想就感觉充满了勇气。”
“啊可以见到以前的主人吗……如果是我,就能见到冲田君也说不定……”大和守安满脸艳羡“我也想快点能够去修行啊……”
“我说,安定。”
听见了加州清光的声音大和守安定回过头去看他。
“你真的准备好去修行了吗,还是说你只是想见冲田君呢?”
“你真的,准备好做你自己了吗。”
“当,当然啦,难道清光你不想快一点修行吗?明明大家都在变强。”
随着安定说的话,加州清光的视线扫过已经极化了的短刀
“是啊,要是被其他人抢走先机,变得比我还要可爱了,我就会失去主人的宠爱——这种事情——才不会让它发生——”
有些慵懒的拖长音是加州清光一贯的的风格。
审神者一直将它视为撒娇的表现而格外喜欢。
“说了这么多,差不多改做内务了吧。啊——不太想做这种事啊,明明我昨晚才修好指甲。”
在清光的抱怨中开始继续一天的工作。
今天的本丸,也一如往常。
但是,真的吗?
“安定那家伙,跑到哪里去了?喂,五虎退,有看见安定吗?”没有人贫嘴的加州清光没有看见大和守安定的踪影,心里有些不安。
“大,大和守先生吗?好像往房子里面去了的样子……”
“啊,房子里吗,我知道。”无论如何,现在去只想快点找到他。
碰!
两人在拐角处撞个满怀。
“啊疼疼疼,你这家伙跑这么快做什么!”
“你自己也不是,走的那么快——好啦,不说这个了快点去做内务”
反倒被拽去工作的加州清光有些奇怪。
“安定,发生了什么事情吗?”
“嗯?你说什么?”
“不,没什么……”
果然,还是哪里不对啊。加州清光心里想着,却不知道哪里出了问题。
与此同时,回到了办公室的审神者,看着办公桌上一堆散乱的文件,头疼不已。
“是风太大了吗?”她走到窗边,往外看是冲田组二人做内务的样子。她的目光不知不觉定在某一人身上。
“诶……”她叹了一口气,将窗户合上,走回办公桌前整理文件。
“希望如此吧…”
她小声说到。





感谢每一个看到起这里的你
今天安定极化了,好虐,无论如何也睡不着,因此写了这篇文
匆匆忙忙只更新了一点
以后两天会陆续写完的

并不是厌世的意思啦,只是觉得,没有魔法没有精灵,没有神秘的城堡,没有会喷火的巨龙,渐渐的只有人类自己筑起的城市牢笼,只有伟大的,骄傲的,自负的,也卑微着的,热闹着,却也孤独着的,将自己困起来,却不断想要走出去的人类,复杂的,难辨的,却也很简单的,人。

逃学

只有这辆公交车可以抵达城市的那一头。但是从来没有人真正到达终点。
所有人都会在倒数第二站下车。
只是偶尔,返程的车上会带着几个落魄的流浪汉。
“为什么大家都不会去哪里呢?”红色的女孩这么问道。可是没有人回答。她的声音像幽灵一般回荡在寂静的空气里。
这是一个,安静的空荡的却也拥挤的世界。每天每天都裹挟在人潮里,坐着那辆神奇的公交车上学放学。大家绝对安静,小心翼翼的说话,努力忍下喉间的低咳。只是有些声音是遮盖不住的,于是耳朵能听见的只有机械的轰隆。
红色的女孩看见的世界是黑白的,在这片灰白的笼罩下,只听得见城市庞大的寂寞。她只能看见红色,自己的浅红色。
直到有一天,她看见一道彩虹。看不见此端从何开始,但是彼端落在了城市的那一端。她好像看见了蓝色的天。
“无论如何,无论如何都想去那边看看,拥有颜色的世界。”
以逃学为名义的冒险,拉开序幕。

感谢每一个看到这里的你,稍微有点无聊,对吧?
一个迫切的脑洞,无论如何也会写完,估计会每次都很短小的更新然后更很久吧……

估计没人会看咯……
所以就为我自己而写!

求一个女主角的名字,在线等,急

国庆就要重操旧业了(›´ω`‹ )

睡前画老公…
临摹于设定集……
好啦……我知道很垃圾
晚安

自家人设远看人模人样的。

emmmm

最近会酝酿一个原创等我红色萝莉和大叔的故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