红叶枫欣

无法实现梦想——不知道自己的梦想。究竟哪个更痛苦?

emmmm

最近会酝酿一个原创等我红色萝莉和大叔的故事

摸了一个安定ww总体来说还行吧w
字体是这位设计的ww@一口吃掉我家安定

能认出是谁吗qwqqq算是能见人的线稿了吧,还是很糙。
好啦晚安。

红叶枫欣……要闭关修行了emmm

上次的比赛画emmm时间太久了忘记发,不过真的有人会看嘛?

刀剑乱舞 :本丸日常片段集锦 乙女向

刀剑乱舞
设定:有一点小剧情的本丸日常片段集锦 乙女向
主冲田组  治愈暗堕本丸  审神者不死之身  全本丸系列


睁开眼就看见了蓝色付丧神放大的脸。
少女一惊,急着起身,撞上了付丧神的额头。
“大……大和守安定!??”
少女的惊呼响彻本丸。


少女镇静下来,看着眼前理应已经十分了解的付丧神大和守安定。
“你是说你以为是这个本丸的主人回来了特去迎接,结果发现了重伤的我。”少女审神者皱着眉头分析道。
“可是你为什么会把一个陌生人带回本丸呢?”少女的手上缠着纱布,盘坐在被褥上
“所以这就是我要接收的本丸咯,本丸的周边怎么会这么危险呢”,审神者小声嘀咕着,丝毫没在意到大和守安定和她越来越近的距离。
再抬眼的时候又是大和守安定放大的脸。
少女的尖叫再次响起。


“我是大和守安定虽然不太好用,不过还算是一把好剑,是这座本丸的近侍,我会负责你初期在本丸的任职问题。”
大和守安定从来没见过这么一惊一乍的人。决定暂时先不靠近了。
“也会在业务方面给你帮助。”
“你你你!!”少女有些颤颤的指着大和守安定,这才发现自己穿着宽松的衣服。她的脸更红了。
“衣服!为什么我会穿着这样的衣服?!!”
“把你带回来的时候你浑身是血我们就给你换了。”
蓝色的付丧神一脸淡淡的表情,很不在意的神情。
“你们?!!”这是几近尖叫的声音。


然后大和守安定遭遇了刃生第一次被子枕头的袭击。


少女审神者决定立刻面见那些大和守安定口中的“你们”。
急急忙忙跑出去的她没有注意到大和守安定眼里一点的深沉暗红。


一惊一乍的少女莽莽撞撞的跑出门,全然忘记自己还是个伤员。
紧跟其后的大和守安定黑线的看着新主人就要摔成狗吃屎。觉得这个本丸鸡飞狗跳的日子要来了。


少女审神者尖叫的本事让本丸的刀开了眼界,在心底无数遍告诫自己要冷静,她终于在大和守安定的带领下见到了全本丸刀剑。


本丸的刀剑并不齐全。甚至可是说是,稀少。
没错,稀少,除了几把在审神者培训学习时就早有耳闻的稀有名刀,其他的刀剑只剩零零落落的几个。
“呃,大家好,我是吴茗,是接替上位审神者的新人,请多指教。”吴茗规规矩矩的朝着付丧神鞠躬,抬起头皱着眉头看着在她面前的众刀剑。最后她的视线落在站在一边担任近侍的大和守安定身上。
“这个本丸就这些刀剑嘛?我听说前任者不是经营了一年之久嘛?”
就算是新人审神者,也不是好糊弄的。
“比如说比如说。”吴茗扬起脑袋回忆着学习时的要点内容,“比如说大家都很喜欢让长谷部作为助手。之类之类的。”
全本丸沉默,只有吴茗一人在自言自语。
好尴尬啊。吴茗在心里泪目。
还好大和守安定即时的开口了,她松一口气,但是紧接着又紧张起来。
“你是说,大伤员的状态已经重到无法移动了?!”搞什么,这可不是她接手时听说的那样。“为什么不手入呢。”
“资源不够,私自动用资源手入会得到主人的严厉的惩罚。”
接话的是一期一振,原本应该是是华丽的服饰现在已经失去了原本的光泽,看上去可是中伤没有治疗的样子。
吴茗非常头疼。“那大概还剩资源。”
“大概两千左右。”
“资源这么少都是干嘛去了啊到底……”吴茗觉得自己已经没有脾气了,“重伤不治肯定是不行的……介于资源问题,先让时间短资源少的短刀先治疗。”她的目光扫过面前众人,“唔,一期,你家孩子最多,你先安排一下治疗,顺便你把自己也手入完。手入完以后再通知我吧。”
“好的,我马上去安排。”一期一振的眼神都亮了,甚至没记得请辞,就急匆匆的离开了。倒是一点也不符合他一向沉稳的性格。
吴茗点点头,正想开口安排其他事宜,就被打断了。
“哈哈哈哈哈哈哈真是一个大胆的人呐,初来乍到就迫不及待下达了命令。”说话的是岩融,吴茗抬头想要看他,却猝不及防的被一股力量向后拉扯,回过神来,原先站立的地方已经被岩融的刀劈出一道很深的口子。
倒吸一口冷气,吴茗猛的抬头看着高大的付丧神。
“躲得真快呐,不愧是审神者,不是那么容易被杀死的嘛。”
挑衅,赤裸裸的挑衅。
吴茗还跌坐在地上喘着粗气,但是莫名的恼火的心里窜动。
“我不仅下命令而且还没完!我不知道以前是什么样的,但是现在我规定任何人都不能在本丸使用本体战斗!”她直直的盯着岩融的眼睛毫不畏惧也不顾形象的大吼“我以审神者的名义,现在命令你去安排一对远征部队去收集资源,我给你准备的时间,三十分钟以后我要看着你组织好队伍出征!!”
此时的吴茗已经站起来了,岩融的神色有些惊讶,随即大笑起来。
“哈哈哈哈哈哈,我的主人哟,真是有趣,就让我看看你要怎么是我臣服于你。”
“你要知道,我并不想使你臣服,而是告诉你,你应该做些什么,散了吧,我还要和安定去处理其它的事物。”说着就转过身走去。
岩融的声音依然在背后响着:“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居然敢将后背毫无防备的暴露,真是个有趣的人,我很期待。”
但是他看不见的是,刚走出门少女审神者就软下了腿。瘫坐在地上。
“啊啊啊啊啊啊差点就砍到了吓死我了!!”少女一改方才镇静的模样又恢复那个一惊一乍的样子,“好可怕啊安定定,我接下来该怎么办啊啊啊啊啊啊啊。”
大和守安定黑线的看着新来的主人,感到一阵无语。
“话是你自己撂下的吧,要怎么做你该自己决定,我可不管你。”
“呜哇!!!我不管我不管我不管!!!!大和守安定你在我床上不是这么说的!!!你说你会负责的!!!你那时那么真诚!!!!你知道我是新来的就欺负我!!!你在床上没欺负够你还在这里欺负我!!!!!你这个无情无义冷酷的男人!!!”
再看少女的脸,已经哭花了,就好像真的有那么回事似的。
“你快起来……”
“我不!你都不答应我我不起来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!!!!”
“我会帮你的,你别叫了…….”
“当然没问题。”
几乎就在她哭的撕心裂肺的同一刻,她擦擦眼泪立即又恢复了礼节的笑容,若不是有泪痕大和守安定甚至觉得自己是产生了错觉。
“……”他还能说什么。
“我知道安定定你最好啦!”
新来的审神者,可别是个傻子吧……

就摸完一棵树QAQ剩下的明天继续

今天也有和大和守安定一起度过呢!!

突发的脑洞,关于审神者突然闹小情绪坐在回廊上哭唧唧的时候,安定定跑过去安慰她。其实我个人对羽织有一种蜜汁情节吧……?

正文:

“喂,不要一个人坐在回廊里哭啦。”一件淡蓝色的羽织被盖在了头上,身后传来了熟悉的声音。
少女审神者抬起头,用有些红肿的眼睛看着大和守安定。
“啧,真是丑死了,变得和清光一样不可爱了。”蓝色的付丧神眼色嫌弃的看着她。少女瘪了瘪嘴,伸手一副委屈巴巴的样子,又有要哭出来的趋势。
付丧神快一步夺过羽织,盖在她的肩膀上。
“身为审神者却在深夜坐在回廊吹夜风,真是一刻不停的给我们添麻烦。”
审神者依然没有说话,只是把自己蜷在安定的羽织里。偷偷的看了他一眼把脸埋进羽织里。
……
“喂,你可不要把我的羽织弄湿哦,不要在哭了。”
………
………
沉默了一会儿,正当大和守安定想要在说些什么的时候,他听见了少女审神者的声音。
“安定……”少女有些委屈带着沙哑的声音响起来。“你是在关心我吗。”
“我可没有闲工夫关心你哦”
“……”
大和守安定看着审神者又暗淡下去的神情,心里感觉不妙。
“呃……我是说,关心审神者是近侍的应有职责……”
没错,补救,大和守安定刃生第一次手忙脚乱的补救。
“我知道啦……”少女打断他乱糟糟的发言。
“我知道安定一直很温柔。”
少女把脸埋在安定的羽织里轻声说着“一直说着清光不可爱,却在他到来的那天高兴坏了呢。”
“谁会——”
谁会觉得那家伙可爱啊!!!!
本想这么说,但是还没说出口。
“啊……是安定的味道。”少女依旧把脸埋在他的羽织里,好像在贪婪的索取的的气味。
突然就感觉说不出话来了,他有些无语。
心里痒痒的,像是有些慌张。
他有些慌忙的别开脸,像是在逃避某个问题,又想到根本没人会看到不必多此一举。又发觉自己反反复复的举止也实在是好笑且幼稚。
今天怪怪的呢,他心里想着。
“回去吧,夜里凉着呢。”这才是重点。
“我不想回去。”仿佛说到了伤心事,少女的声音又哽咽起来。
“可是……”
大和守安定感到为难。他看着审神者埋在羽织里的脸,觉得自己的羽织可能已经湿了。
“好吧……”他为自己的心软和纵容感到惊讶。
他看见有些因寒冷而颤抖的审神者只能叹气,从背后轻轻环了上去,把少女的头靠在自己的胸口,他感到微微的挣扎,于是稍稍使力,挣扎无果的少女只好放弃。
他低头也轻轻嗅着少女的发香。
“你们人类真实学不会知足呢。”
这么说着,却是他自己不愿意松手了

本丸日常片段集锦(乙女篇

主冲田组


睁开眼就看见了蓝色付丧神放大的脸。
少女一惊,急着起身,撞上了付丧神的额头。
“大……大和守安定!??”
少女的惊呼响彻本丸。


少女镇静下来,看着眼前理应已经十分了解的付丧神大和守安定。
“你是说你以为是这个本丸的主人回来了特去迎接,结果发现了重伤的我。”少女审神者皱着眉头分析道。
“可是你为什么会把一个陌生人带回本丸呢?”少女的手上缠着纱布,盘坐在被褥上
“所以这就是我要接收的本丸咯”,审神者小声嘀咕着,丝毫没在意到大和守安定和她越来越近的距离。
再抬眼的时候又是大和守安定放大的脸。
少女的尖叫再次响起。


大和守安定从来没见过这么一惊一乍的人。他看着满面通红的少女,决定暂时先不靠近了。
“你你你!!”少女有些颤颤的指着大和守安定,这才发现自己穿着宽松的衣服。她的脸更红了。
“衣服!为什么我会穿着这样的衣服?!!”
“把你带回来的时候你浑身是血我们就给你换了。”
蓝色的付丧神一脸淡淡的表情,很不在意的神情。
“你们?!!”这是几近尖叫的声音。


大和守安定遭遇了刃生第一次被子枕头的袭击。
然后当天就被撤下了近侍的职务。


少女审神者决定立刻面见那些大和守安定口中的“你们”。
急急忙忙跑出去的她没有注意到大和守安定眼里一点的深沉暗红。


一惊一乍的少女莽莽撞撞的跑出门,全然忘记自己还是个伤员。
紧跟其后的大和守安定黑线的看着新主人就要摔成狗**。觉得这个本丸鸡飞狗跳的日子要来了。


咦,不疼,软软的??
少女审神者睁开紧闭的双眼,愣了。
是超————————大的大和守安定的脸。
!!!!!!!!
少女已经说不出话了,因为她发现自己的嘴唇亲上了对方柔软的脸颊。
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阿啊!!!

因为我们的爱与我们的梦,
所以我们才会相聚。
人总需要某种安慰和能量补给吧?
现实充满了冷漠和生硬 、沮丧和失败、贫乏与无奈,我们只是构建一个所在,哪里不像是像是现实世界那样有许多遗憾,线条是解药,颜色是解药,一笔一划都是解药;人物是解药,故事是解药,一言一语都是解药,你可以用眼睛在这里找到真正的自己。

嗯嗯,给自己文学社做宣传,事实上是我自己都受不了自己的懒癌了呢